蚂蚁金服拟设立10亿美元基金 投资东南亚初创公司

记者 郑菁菁 

第 三点我想说的是,在整个互联网大潮当中,我们刚刚讲了很多产业、商业互联网过程,但是毫无疑问本身我们电商的阵地,就是我们这个淘宝天猫,特别是我们天猫的阵地本身,他有很多需要备用的部分,这是我们今年需要做的事情,这里有一个背景,这个背景非常尖锐,消费者对于无线互联网的拥抱和速度,远远快于我们的 商家,远远快于我们天猫的平台,这个是我们今天在过去的两年我们看到的一个尖锐的事实,我们的用户行为变化太快了,他们已经全面拥抱了互联网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淘宝在2013年以前,在十年以前(2003年),这十年时间,我们建立的基于PC互 联网为主的这样一种电商生态和我们的商家运营工具,在消费者大量的跑到无线上以后,我们过去的观察是,我们商家的运营能力在无线端变弱了。大家说逍遥子你这么说你有什么用?我能做什么?大家说得太对了,变弱的首先责任在我们,在天猫。在我们淘系的平台。这是我们今天为什么大张旗鼓提出来赋能商家的原因,赋 能商家我们把他聚焦一点,在整个我们电商经营本身,我们希望已经在无线的时代,今天我们不是走进无线时代,我们已经在无线时代了,我们要讨论的是什么时候走过无线时代,这是我昨天为什么去北京不开互联网大会的原因。所以我们今天已经完全在无线互联网时代了,我们怎么样能够为我们商家提供完全是基于无线时代 的工具和服务,能够让大家更好的运营大家在网上的生意,这个我想是今天在2016年,我们整个的阿里的商家服务团队,和我们天 猫的团队,会一起去打造的东西。待会儿,专门有一个环节,张阔,我们商家事业部的负责人我们整个在商家工具上,特别是基于大数据为基础的无线商家工具上,我们怎么样帮助我们的商家。在这个中间,我们看到第一个是无线化这个趋势已经变成现实了。而且最近一年我们也看到另外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,随着年轻一代 用户的崛起,所谓年轻一代是90后95后这堆用户的崛起,我们可以看到用户的购买路径在发生很微妙 的变化。我们今天可以看到一种电商的舍车化的一种形态,在蓬勃的发展。在这个中间我们可以看到了,在网上出现了大量的新一代的知识经济的工作者,我一直在想这个网络怎么定义呢,大家说逍遥子你说的是不是网红,我想说网红只是其中的一种,所谓网红是她原来长得挺漂亮,她有自己的粉丝,然后在上面搞供应链,一 卖就卖几万件,很多都变成里面的大号。但是我想说的是网红是其中的一种,她对粉丝运营为基础,形成自己的用户群以后卖自己的商品。但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一种情况是,我们可以看到,随着互联网这个自媒体的发展,出现了大量的内容生产者,他们自己也许不生产商品,但是他们本身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,或者代表了一种 兴趣爱好。因为这个聚集了相当一批的粉丝,同时因为他每天面对这些粉丝产生内容进行传播,所以形成了达人、粉丝、内容,最后才到商品元素的这样一种结构。在这个结构当中我们可以看到,整个消费者这样的消费,更多的带有了发现的惊喜,这样发现的惊喜改变了他原来以搜索、以分类导航到达店铺这样的方式进行了消 费。而变成了因为对这个人感兴趣,进而对他所发布的内容感兴趣,进而到达对内部里面的商品元素感兴趣。我想大家应该完全明白我在说什么,可能这样的讲法比较抽象,但是我们用一个中国美食家这样的人来想,他到处吃、到处拍照、到处讲各地好吃的东西,到处讲食材,最后这个粉丝因为看了他的这个号,因为看了他的 内容,最后对食材发生兴趣。我们可以看到大量这样的商品,因为这种方式被消费。他不是一种简单的目的性的购买,很多人看的时候,可能第一点根本没想买,但是看得多了,既然你能这么做面包那我也能做,我就买了一堆做面包的工具开始做面包。我想很多人都有类似的感受和经历。陈乔恩回应脱粉

每当我碰到一道难题时,我都会向我最喜欢的学科求助:数学。数学对我来说总是那么得心应手,虽然我在念中学时成绩并不是那么出色。数学可以屏蔽很多噪音,能帮助我提取出一个问题中最基本的元素。医保回应还价

我们先看第三方ROM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。一般来看,盈利模式有两个,一个是To C,即通过为热门机型适配获取更多的个人用户,依靠软件预装、应用分发、广告等赚取利润。正如前文所说,选择第三方ROM的多是手机发烧友,普遍存在的心态是寻求刷机的快感,好比说MIUI更新之后会放弃乐蛙OS转战MIUI,又有其他ROM更新后便选择放弃MIUI,如果用户流动性特别大的话,软件预装的价值会被削弱,依靠应用分发和广告盈利也就无从谈起。第二个盈利方式是To B,即选择和手机厂商进行合作,一方面可以和手机厂商合作发售预装第三方ROM的产品,另一方面手机里的应用商店也会交由第三方ROM运营,这样在应用分发和服务方面也能获取可观的收入。不过这种合作仅仅盛行于2013年的时候,一线手机品牌的产品线过于冗杂,为了提高竞争力便选择和乐蛙等合作开发ROM,而众多的中小厂商们直接对第三方ROM的代码和产品做一些简单修改便拿来用。后来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,市场份额急剧下滑的一线手机品牌开始缩减产品线,中小手机厂商选择了更有价值的合作伙伴,To B的盈利模式也被堵死了。陈乔恩回应脱粉

这样算下来,在北京养一个5岁的小孩,一年需要8万元左右。“这样的费用在北京并不算高,只是中等水平。”陈香说。朱丹叫错陈立农

会议对做好今冬明春安全生产工作进行了部署,要求结合岁末年初经济活动和气候特点,进一步强化煤矿和交通运输领域安全生产工作,高度重视人员密集场所安全,继续开展金属非金属矿山、危险化学品、民用爆炸物品、烟花爆竹等专项整治和打非治违,有效防范和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发生。袁姗姗拍戏坠马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  • 联通